当前位置:主页 > D彩生活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2020-06-10 浏览量:443 D彩生活 作者: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大部分居民居住在大古来19里重组新村2巷超过半个世纪,该路段非常靠近医院及早市。

大古来19里重组新村2巷及3巷因“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96名居民遭新地主起诉,并被勒令搬走。

民主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原有的地主在2014年7月把上述土地转售给3名新地主,接着于去年11月向居民发出通知书,要求居民在最后限期12月31日前搬走,而且没有给予遣散费、搬迁费或其他赔偿。

她说,不少居民面临被逼迁的窘境后向行动党求助,希望该党协助协调,要求新地主让他们暂且不搬迁,结果新地主在本月5日通过律师入禀法庭起诉不愿搬迁的96名居民,并指新地主与居民之间只是地主与租客的关系,居民非法霸占土地。

旧地主应赔偿损失

她透露,在该区居住近半个世纪的居民对新地主强硬手法感到不满,因此她曾召集了两次受影响的居民了解情况。

她表示,其中41个单位的居民委托柔州行动党法律援助局成员兼律师陈劲辉担任义务代表律师,将于2月4日与新地主对簿公堂。

“购屋者岂不是做了冤大头?”

张念群说,当年居民真金白银向旧地主购屋,交易额从数千令吉至数万令吉不等,合约上也列明只卖屋不卖地的条款,而且90年代已有律师楼协助办理这类合约手续,这类房屋买卖方式有欺诈之嫌。

她认为,在法理和道义的角度上,旧地主应赔偿居民的损失,当然该党的律师也会尽量争取赔偿,希望事件能在心平气和的情况下圆满解决。

她今午在律师陈劲辉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此事。她表示会与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哥宾星商讨此事的对策。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张念群(右)与陈劲辉出示新地主委托律师起诉96名居民的信件。

陈劲辉:非租户身分盼新地主撤销控状

陈劲辉指出,多年来居民都是以租地方式,每月给地主4至30令吉租金租地,但他们不是屋主与租户的身分,也希望新地主能撤销控状。

他说,法律上谈赔偿,胜算仅有50%,他也不会采取强硬态度将事件闹大,希望双方能达成共识,解决居民的难题。

他透露,新地主委托的律师楼曾针对此事于去年10月入禀法庭,后来也不知何故撤销诉讼。

他表示,当中不少居民的房舍是由上一代人留给他们的遗产,也有间中转手的个案,事件相当复杂。

根据土地局的门牌税的估价,该区的房子市值平均每间4万至6万令吉,其中一户因为有装修则市值11万7000令吉,所有门牌税及水电账单都在屋主的名下。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2014年古来19里老店区也因“卖屋不卖地”情况下换了新地主,商家的商店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每年缴租地费——

78岁退休人士·胡金

已故丈夫与旧地主是非常要好的朋友,1965年旧地主建议丈夫从淡杯搬到古来居住,当时丈夫也看在交情份上,加上交通方便,就在女儿满月时,用4300令吉买下其中一个单位,举家搬迁到古来。

我每年定期缴付240令吉租地费用给旧地主,从不拖欠,没想到旧地主的产业交由孙子接管后,就把昔日情怀抛诸脑后,不仅卖地,就连搬迁费都没有付就无情地赶走我们,现在旧地主一直不愿见我们。

无法买屋搬迁——

76岁退休人士·黄月真

1962年家婆用4000令吉买下单位,后来也转入我名下,目前全家三代10名家庭成员同住,突然间要买大房子搬迁,实在无法应付。接到搬迁消息后,我担心到吃不下饭,晚上也睡不着,女儿只好劝我走一步看一步,但每次想起,我都会感到非常揪心。

寻求解决方案——

66岁家庭主妇·黄亚妹

新地主采用的方式很强硬,让我感到不舒服,毕竟全家住了50年,现在迫切寻求解决方案。

我觉得新地主处理方式对居民不公平,希望找到解决方案,而不是通过法律逼迁。

“卖屋不卖地”合约掀纠纷 新地主起诉96居民逼迁

约20多名受搬迁影响的居民周六下午出席解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