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彩生活 >《大佛普拉斯》:笑看地上的血 >

《大佛普拉斯》:笑看地上的血

2020-06-10 浏览量:383 D彩生活 作者:

不知道曾在哪里读过,如果旁白作为电影叙事语言使用的话,那幺,这行径简直跟考试作弊没两样。然而,《大佛普拉斯》(TheGreatBuddha+)不只光明正大地这幺做,而且导演黄信尧更在开场白直言,要透过自己的旁白宣扬其政治理念。这就好像公开跟观众(监考老师?)说:「我要作弊啰,看我怎幺作给你看!」

就这样,导演阿尧式的插科打诨贯穿全片,邀请观众来「笑」看地上的血。明目张胆地「犯规」是导演黄信尧的破格,也是台湾电影的突破。它让一个其实很严肃、很认真悲伤的故事,变得可「笑」,或者说:荒谬。

《大佛普拉斯》以黑白色调作为一种风格,我们可以回想另一部在二○○九年的《不能没有你》。如果《大佛普拉斯》如果不要称之为大佛加长版的话,那幺,我会称其为:《有谁在乎你》。是的,一开始只有创作者在乎这些小人物。

《大佛普拉斯》:笑看地上的血

该片描写夜班警卫菜脯(庄益增饰演)与靠破烂维生的肚财(陈竹昇饰演),如何因为偷窥行车纪录器影片而惹祸上身的小人物故事。如果小人物如果没有偷看行车纪录器的话,压根不会让一般人发现,原来,台湾社会还有这些人,尴尬而若有似无的存在。

导演正是要用此意外,藉此报信给观众,虽然平常这些人物就在你的身边,可是我们从来没有理解过这些小人物,透过此片的黑白风格,我们才发现,原来这些小人物的宇宙观与世界,从来没有彩色的生活世界,长得暗无天日,只有云是白的,怎幺看起来好冷。

它还要告诉我们:真正的「鲁蛇」,其实连「鲁蛇」是什幺意思都不知道。鲁蛇们只想了解,怎幺样生活才能有下一餐,怎幺样存在,才能怀有希望地活下去?

于是,小人物求生的希望之欲很简单。譬如:电影中捡破烂的肚财,只想深夜里冒着大雨,赶去货柜屋大小的几坪警卫室,面对比他更弱小的菜脯,体会一下当老大的滋味。毕竟真实的现实世界,他永远只是个捡破烂,被人瞧不起的废咖。但进入魔幻空间的货柜屋之后,他是老大或者是照顾兄弟第四餐的哥儿们,有时也可以嘲笑哥儿们居然连记忆卡是什幺东东都不知道。

然而,那时的他们还不了解,有时候偷取别人的记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透过观看行车纪录器的求生之欲,最终却为肚财引来不可预知的绝望。

《大佛普拉斯》融合希区考克《后窗》的偷窥癖、贾法潘纳希《计程人生》的公路纪实风,以及贾樟柯《天注定》式的结尾,加上导演阿尧的台式唬烂,综合成为「接地气」的底层人物书写。这种「接地气」并不是迎合观众的口味藉以卖座,而是贴近社会底层的现状。譬如说:乡下人不管生什幺病,就是觉得打大罐的点滴,病情会快一点好转。又或者说,杂货店内藏的「捕鱼」电动游戏机,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面熟呢?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剧中角色释迦(张少怀饰演),纵然导演只有给他一句对白,看起来,好像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但根据释迦的角色命名,或许导演早已说明,他才是真正的大佛境界,他才是在现实世界中,求道得道之人。片中的释迦,总穿着同一件破到不能再破的T恤,上头有一只乌龟,还有英文Hawaii。

释迦就像是衣服上头的那只乌龟,迟早要回到属于他的海洋里去。只是,肚财先走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