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E生活台 >台湾网路的白色恐怖再起?郑运鹏提案增订着作权法可封锁网域! >

台湾网路的白色恐怖再起?郑运鹏提案增订着作权法可封锁网域!

2020-06-24 浏览量:167 E生活台 作者:
台湾网路的白色恐怖再起?郑运鹏提案增订着作权法可封锁网域!
第一次台湾网路白色恐怖

2013 年 5 月,经济部智慧财产局研拟修法,让智慧财产局可以直接下令 ISP业者,以 IP 位址或 DNS 技术等方式封锁「一望即知重大侵权的境外网站」。这幺一来,只要智慧财产局认为该境外网站侵权,就可以直接要求 ISP 封锁,连审查、审判的程序都没有,因此也饱受批评。

后来,智慧财产局表示,是否封锁一个网址或网域,将改由法院裁定。此一事件甚至被解读为 2013 年台湾网路的白色恐怖,原本预计于 2013 年第二立法院院会期间审查,最终在舆论抗议之下,停止推动修法。

第二次台湾网路白色恐怖

然而民进党立委郑运鹏却又再度于立法院 提案 ,打算在着作权法增订条文,让着作权人可以声请法院要求网路服务业者封锁 IP 位址或网址,并让台湾网际网路中心不得解析该网页。

增订条文如下:

第八十四条之一 中华民国境外之网站如有侵 害着作权之情事,着作权人依民事诉讼法提 起保全程序者,适用以下规定:

一、依民事诉讼法第五百二十五条第一项声 请应表明之当事人及法定代理人事项,倘 不知该中华民国境外网站所有人之年籍资 料者,得仅列该中华民国境外之网站之 IP 位置或网域名称。

二、着作权人依民事诉讼法第五百二十六条 第二项及第三项所提供之担保,中华民国 境外之网站所有人于法院淮予假处分或定 暂时状态后六十日内,未依民事诉讼法第 五百二十九条第一项声请法院命着作权人 于一定期间起诉,着作权人得取回所提供 之担保。

三、如无法知悉该侵权境外网站之地址时, 前开依民事诉讼法保全程序所为之裁定及 执行命令,得以电子方式传递至网站上所 戴之电邮地址,如未载电邮地址者,声请 人可逕依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九条声请 公示送达。

四、该境外网站所有人如依民事诉讼法之规 定令声请人限期起诉者,其声请状应依民 事诉讼法第一百十六条规定记载所列事项 。

五、着作权人得声请法院令网际网路服务业者封锁该 IP 位址或网域,并令台湾网际 网路中心不得解析该网页。

六、第一款、二款、三款及第四款之规定于 假处分及定暂时状态时準用之。

七、声请人依法院令其限期起诉后,该民事 诉讼即适用民事诉讼之规定。

台湾的网路长城?

可能有不少人会认为:既然境外网站侵权,那幺封锁了有什幺不对吗?但值得担忧的是,今天如果因为着作权或智慧财产权的主张而可以封锁境外网站,将来是否也可以因为政治或其他主张而封锁境外网站?这幺一来,不就跟中国的网路长城一样了吗?

况且,封锁了侵权的网站,一来不会让侵权行为的伤害降低,只有台湾无法造访该网域,但是全世界都可以,二来可能更变相鼓励了侵权行为,因为台湾已经封锁了某个网域,那幺在该网域底下的任何侵权行为,可能台湾的着作权人根本都不会发现了。更严重的是,假设某位音乐人的音乐影片被侵权上传到 YouTube,在声请之后,法院要求封锁整个 YouTube 网域,这合理吗?

换句话说,这样的主张不仅没有让侵权的情况好转,反而直接让台湾的网路自由受到重大的侵犯。而以下这些提案与连署的立委,为何如此不在乎网路自由,也十分令人不解。

台湾网路的白色恐怖再起?郑运鹏提案增订着作权法可封锁网域!
怎幺做?

那幺,要维护着作权,又不能影响网路自由,该怎幺做呢?

首先,如果侵权的方式是透过 Google、YouTube、Facebook 等大型国际平台进行,建议由政府出面与这些大型平台进行协调。其实这些大型平台本来就有自己对于侵权内容的处理规範,不足之处再加强要求,便可降低侵权所产生的伤害。以 YouTube 为例,若境外有业者上传台湾创作人的影片牟利,其实可以向 YouTube 主张自己的着作权 ,Google 也表示拒绝提供盗版网站广告服务。

其次,发展更智慧化的工具协助着作权人保护自己。其实有太多侵权的行为着作权人根本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被侵权了,又要如何去主张与争取自己的权益呢?经济部智慧财产局的职责,是不是也包含了应该提供创作人好的工具来保障自己的权益?而这些在乎着作权的立委,是不是先把焦点放在让智慧财产局可以尽本分?贸然修法的后患无穷,需要格外谨慎。

最后,有许多人对于内容农场深恶痛绝,认为此举可以杜绝内容农场的猖獗行径。然而,转换一个新的网域技术上一点难度都没有,但是透过法院去声请封锁某个内容农场,恐怕需要一段的作业时间,这样做真的能打击内容农场吗?反过来说,台湾有不少的品牌与企业在这些内容农场下广告、获得订单,岂不是内容农场的帮兇?而对这些喜欢在内容农场下广告的品牌与企业,政府是不是才应该请他们喝喝咖啡?

其实从这个提案,也可以看得出来,原来有那幺多政治人物,思维并没有进到这个数位经济的时代来。

相关讨论: